方闪电

顾将军

“附掌抵江南,问君衣带可宽。”
街头闹市里,高头大马上的俊朗将军
风沙小镇边,破壁残垣下的痞坏义父
边关城墙上,苍茫海潮边的铁血大帅
这便是少时就撑起玄铁营的顾将军。
就着病骨残躯,扛着国家最后的希望,背着顾家的荣耀,无父无母无室无家想来也无甚牵挂,如若马革裹尸埋骨边疆,倒也无愧天地无愧百姓无愧于心。只因这心尖尖上还存着一个长庚,顾帅便是会在战报里夹上一纸牵挂,会使着花言巧语哄人,会希求一生到老的温柔得惹人心颤的顾昀了。

听说我的黄瓜异变了???

清风与我:

闪电的黄瓜精

      大约是一个清风吹过云时不时挡住太阳的午后,发散着年轻人过多精力的韩渊溜进不知堂,想要捉住那只白团子一般的兔子。
       见到师父在眯着眼打坐,韩渊不禁蹑手蹑脚地向小兔子的方向挪动,不知从何来的风吹的院子里的海棠树叶舞成一片带着光彩的深绿,吹得师父的小八字胡向着一个方向飘动,吹的韩渊缩着头紧张地盯着似梦非梦的师父。
       不知为何,韩渊感到身后有一片比微风更清凉的飘渺人影,慌忙回头看却又什么也没有。莫约是动作太大,再转回头时,师父还是醒了。哭腔耍赖动作都准备好的韩渊就等着师父开骂了,只见师傅定定地看向自己的身后,黄鼠狼一样细长的眼睛眯了眯,闪着温柔的光。
        见过摆摊算命时眼含精明的师父,见过撸起袖子追着自己目露凶光的师父,见过吃烤鸡时一脸满足的师父,还有讲经时摇头晃脑如痴如醉的师父,却从未见过,这么......没读过书的韩渊想不出来,只觉得像是春天的云和花都揉在那个眼神里了。
        看得有些茫然的韩渊尚未回神便被师父揪了起来:“到处闹腾,什么时候才能像你师兄一样不捣乱乖乖完成功课, 还有,清静经背下来了吗。没有?那抄三十遍,明日早课给我检查,不然就别想吃点心了。”“啊?师父,不行啊!师父,别啊,别收我点心嘛,师父~我知错啦~”
        灯下,还有二十四遍没抄完的韩渊想“那时怕是看花了眼,师父又凶又坏,哪有温柔的样子,呸,都怪那个影子!”

最近看了被安利很久的六爻和杀破狼,开始时如饥似渴,接近结局时却又有点舍不得,又变得越来越慢。几乎是瞬间就爱上了p大的文章。
我近乎迷恋地羡慕程潜和长庚,羡慕那种世事之于我有何可畏的淡然,羡慕那种掏心掏肺地喜欢便是一辈子的事,羡慕那种无论被伤害了多少次却始终不会放下的善意,羡慕那种心无旁骛的自我充实与努力,许是因为这些都是我想做到的吧。
我想要一丝不苟地努力,想要毫无保留地爱人,想要坚守本心的善意,想要,老了能与爱人相伴,不曾愧对任何人,永远坦荡善良,永远是少年。